这里的故事暖心!一线护士带你走进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

2020-02-14 07:32:36来源:编辑:覃贻花

医护人员为自己鼓劲

2月11日凌晨1点多,值守在成华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的护士黎晓燕和她的同事们刚做完新送来的观察人员的各项监测、记录工作,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接到有人员要送来的通知。

3∶07,她们脱下闷热的防护服,摘下护目镜,再爬完八层楼的楼梯,终于可以到休息区休息一下了!

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的工作人员做些什么?如何做?他们怎样和隔离观察者配合?这里又发生着怎样的故事?今天,就让护士黎晓燕带我们走进这个“神秘地带”。

黎晓燕为隔离人员送餐

在集中医学观察点

他们如何工作?

自集中医学观察点成立以来,黎晓燕是第一批主动申请到点位的人。

每天不到8点,她便早早到岗,洗手,穿戴好防护工具后迅速投入到工作当中。

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进入隔离区,需要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戴上口罩、帽子、护目镜和鞋套,为隔离对象测体温、开展医学观察,还要做好房间消毒及特殊医疗垃圾装袋处理。

“今天感觉怎么样?有生活上的需要跟我说。”每天,在为隔离人员送餐的时候,黎晓燕都会隔着玻璃窗跟他们聊上几句,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

黎晓燕每天都会接到很多通电话,有的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有的是饿了想叫外卖,有的是要买面膜、买烟的,甚至是捅马桶的,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有。

为了避免交叉感染,集中观察点实行全封闭管理。时间一长,大家难免会焦虑,甚至恐慌,所以黎晓燕说,除了观察、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我们还需要充当知心伙伴,不断安抚他们的情绪。“只要他们提出了要求,我们都尽量满足,尽力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在这里,每一个人都身兼数职,护士、护工、酒店服务生、心理咨询师、朋友、家人……

黎晓燕的儿子为她加油

每天这样工作

他们会感到害怕吗?

说不怕那是假的,都是父母的孩子,都是血肉之躯,同样的怕生病、怕死、怕分离。黎晓燕被通知到集中医学点的那天晚上,她辗转反侧,想了很多,想到年幼的孩子盼着她回家,想着年迈的父母为她担惊受怕,想到老公担心却故作镇定的鼓励眼神。

整个春节,很累、很忙、很想家,但黎晓燕同时也感到很有力。同事见面说得最多的不是新年好,而是加油!加油!加油!

每天工作繁忙,顾不上片刻休息。“一天下来,浑身湿透,就像洗过澡一样。”由于疫情突然,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物资尤其珍贵,穿上防护服后,大家在隔离区内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

即便口干舌燥,也不敢多喝水,防护服为一次性连体设计,上一次厕所,就意味着要重新换装再返岗,那样也就会多消耗一套防护服。黎晓燕说,想想下一班的同事,都舍不得“浪费”任何一件防护物资,“每个人都在想着要为下一班战友留够充足的防护装备,每个人都在最大限度地坚持,不让其他同事冒险替换自己。”

12下一页尾页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