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藏公路“00后”守路人张耀辉:首上达坂胸闷耳鸣 蹲在地上险些没站起来

2019-10-09 06:53:46来源:编辑:顾强

张耀辉(右)和班长冯宣在新藏公路执行任务。

新藏公路常年需要定期维护。

张耀辉喜欢弹琴唱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70年·天路行”特别报道组发自新藏公路柯克阿特达坂

9月24日,昆仑山脉,新藏公路,国道219线,柯克阿特达坂(注:达坂,源于蒙语,意为山口、山岭),海拔4909米。

武警战士张耀辉拍了两下军装,腾起一阵灰。眼前,一辆辆汽车,从山下爬上来,十分壮观。

张耀辉很骄傲,这是他守护的路,数十个达坂之一。

新藏公路,从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起,至西藏日喀则市拉孜县,全长1900余公里。因全线平均海拔4500米,被誉为世界海拔最高公路。

从2002年起,武警某部交通部队官兵,便驻扎在这条路上,保障畅通。到张耀辉这一代,已有17年。

今年,首批“00后”新兵已分赴护路一线。冰川达坂,高寒缺氧,以及无尽孤独。

誓要参军,每天做200个俯卧撑

张耀辉,湖北乐山人,个子不高,有些腼腆。站在队伍里,算不上突出。

但是他的梦很大。

为了参军,他连续两年的坚持,让战友叹服。参军入伍前,是一名大二学生,学轨道交通与运营管理专业。

从小,张耀辉有一个军人梦。

“我外公是军人。小时候,他给我讲了很多当兵的事,这让我十分崇拜军人。”

高中毕业,张耀辉立誓要参军,“我知道满了18岁才能参军,所以我就一直等。”

张耀辉出生于2000年5月,到2018年5月,刚好满18岁。

为等到这一天,也为能顺利参军,在大专一、二年级期间,他做出了一个令室友吃惊的举动:除生病和条件不允许,其他时候,每晚坚持做5组俯卧撑,每组40个。有时,还会加练单杠、双杠和哑铃。

“室友从最初的不理解,到后来支持,再到跟我一起锻练,很开心”。

2018年9月,张耀辉如愿参军。

高反严重,到嘴的甜皮鸭“飞了”

从乌鲁木齐到叶城县,路上,看到茫茫戈壁和沙漠,他写了一篇日记:“现在是早上六点过两分,大家都很兴奋……军旅生活才刚刚开始,加油吧!”

到了叶城,张耀辉被接到新兵训练基地。

这里干燥、炎热,习惯湖北温润气候,来到这里后,张耀辉天天流鼻血,“感觉一天要喝下五六瓶水”。

四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张耀辉被分到武警某部交通三支队养护一大队养护三中队。

这个中队,驻地海拔3700米,每年十月到次年五月,气候寒冷,零下20多摄氏度,比叶城更加干燥。

从叶城出发,经过两个近5000米海拔的垭口时,张耀辉就出现了高原反应。

到了驻地,情况更糟糕。

“胸闷,头痛欲裂,晚上爬到上铺都喘不过气来。十个手指甲两边的肉,全部被冷风吹裂,洗手洗脸时,痛得钻心。”

远离家乡,又面对恶劣环境,张耀辉上学时的豪气降了一半。

“特别想家,想吃我外婆做的菜,想吃乐山甜皮鸭。”

前不久,有位乐山战友回家探亲,张耀辉请战友带两只甜皮鸭回来。结果,路途实在遥远,甜皮鸭到了中队,打开,馊了。

首次护路,操作失误遇危险

这是张耀辉的第一次正式机械护路。

这天,班长冯宣在路上指挥,张耀辉进入驾驶室实操,结果不小心将压路机横在了路上,半天挪不开。

这时,一辆满载货物的重型货车从山上驶来。

转眼间,货车距压路机不到20米了,冯宣一个箭步冲上去,迅速将压路机启动,调整尾部,让出空间。

“当时坡度大约40度,大型货车是没办法急刹的,一旦处理不下来,张耀辉和压路机极有可能被撞到悬崖下面去。”

和遭遇险象一样,第一次上柯克阿特达坂,张耀辉的身体也经历第一次考验。

柯克阿特达坂,海拔在4909米左右。

“到达达坂最高点,完全受不了了,头痛到不行。胸闷,耳鸣,一直喘气,呼吸不过来。”张耀辉回忆,“简直想撞墙”,蹲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

卫生员见状,赶紧送来高原药品。

吃下去,又蹲了近20分钟,头疼、胸闷才有所缓解。

已经长大,苦与累能挺过去

首次险象,张耀辉十分后怕,也很自责。

冯宣没有批评他,还把自己往年的遭遇,讲给张耀辉听。“越是出现这种状况,越不能批评,语气更不能急躁,否则就会出现抵触心理,甚至毁了一个苗子。”冯宣说。

班长的鼓励,让张耀辉重拾信心。

如今,张耀辉已能熟练操作压路机。冯宣对他的评价是:“进步很大,比较放心了”。

生活中,张耀辉多才多艺,不仅对诗词歌赋有了解,还会弹吉他。

为让张耀辉尽快融入集体,冯宣在一次中队汇演中,让张耀辉上台弹唱。

从此,张耀辉成了中队小明星。

每到空闲,同班、隔壁班战友都跑来找他弹琴唱歌,张耀辉也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开朗……

一转眼,张耀辉到部队已满一年。手上裂口已经愈合,脸上晒伤部位也早已恢复。

“我想在这条公路上多干几年。”张耀辉说,“我已经长大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既然选择了当兵,再苦再累,也要挺过去!”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