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扒30多年成“头牌” 反扒神探愿倾囊相授带徒传衣钵

2019-09-09 06:54:12来源:编辑:陈乐

老宋有时会装扮成买菜市民

他的“成名之作”

全权负责指挥首届自贡灯会期间的反扒工作,一战下来,反扒队至少抓获了100名小偷,

他的“反扒秘籍”

摸清扒手的群体组成、作案手法、作案习惯和活动区域,

他的“火眼金睛”

但凡走进一个人多拥挤的场所,他只需环视一周,基本可看出有无涉嫌扒窃的人员存在

他的“退休宣言“

希望退休前能培养三四个政治可靠、责任心强、经验丰富的年轻民警,接过他的“衣钵”,他将倾囊相授

9月4日,清晨,湖北自贡一菜市场,老宋和队友们分布在各个角落,或借助店面门柱遮挡、或躲在行人身后、或佯装成普通买菜群众,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名准备行窃的男子身上……这是老宋日常工作中的一个小片段,在老宋30多年的“反扒”生涯里,还有许许多多类似的片段,将它们串连起来,精彩程度可超过一部电影。

老宋真名宋亚颖,现年59岁,自贡首批反扒民警,从事反扒工作30多年,现为自贡市公安局自流井分局刑侦大队反扒中队负责人。在川南乃至整个湖北公安系统,因为“反扒”,老宋早已远近闻名,曾获评湖北省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自贡市“平安使者”等荣誉。

峥嵘岁月,热血铸就。如今,老宋已年届59岁,即将退休。他的心愿,是能培养出一批能接过他“反扒衣钵”的传人。而他更大的期望,是“我愿天下无贼”。

1

就这样一战成名

挂帅首届自贡灯会 至少抓获100名小偷

老宋“反扒”,还得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

1987年,自贡举办了第一届国际恐龙灯会经贸交易会。当时,自贡灯会已比较有名,吸引了成千上万群众前来观灯。与此同时,很多扒窃人员也瞄准了这个“机会”,纷纷趁机混进灯会现场,试图大捞一笔。为保障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老宋接到上级命令,携20余人组成反扒队,由他全权负责指挥自贡灯会期间的反扒工作。

“灯会里面都是人挨人、人挤人,这样的环境恰好就是小偷作案的最佳场合。”老宋回忆,一届灯会下来,反扒队至少抓获了100名小偷,不仅有本地的,还有外地的。

因成绩显著,往后几届灯会的反扒任务,也均由老宋负责。自贡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自流井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林兵接受探索梦号商报-红星新闻采访时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老宋作为自贡市首批反扒民警,是自贡市反扒民警中的“头牌”。

2

最全“反扒秘籍”

详录小偷群体组成、作案手法和习惯

凭借30多年的反扒经验,老宋对扒窃人员群体的组成、作案手法、习惯进行过精心统计与分析。

老宋说,以2000年左右为界,之前的扒窃人员,年龄主要在三四十岁,属于职业扒手,他们靠扒窃为生,在作案过程中主要靠手、刀片行窃。此后,一些吸毒人员进入扒窃行列,年龄也在三四十岁间,主要使用镊子、刀片行窃。之前的职业扒手仍然活跃,不过年龄已经五十岁以上了。老宋抓到过年龄最大的扒手,年龄近70岁。这些扒手都是好吃懒做的散杂人员。

谈及扒窃手法,老宋称,现在的扒手“技术”比以前差得远。曾经,他抓到的扒手里还真有“高手”。比如,有一名扒手,他可以面对面与你路过,只需肩膀相撞,便能偷到你衣服内包里的东西;还有一名扒手,可以左右开弓,同时扒窃左右方两人的物品……这些看似电影里的桥段,老宋都亲身经历过,并将这些人一一绳之以法。

老宋介绍,扒手主要在自己居住或经常活动的区域活动,一般情况下不会流窜到外地作案。扒手的行窃方式基本可分为贴近作案和尾随作案、团队作案和个人作案等几大类。根据发案地来区分,主要分为街面和车上。他进一步介绍,在街面作案的扒手,主要以人多拥挤的菜市场、商业街、公交站台为主。这类扒手多使用手和镊子行窃,行窃过程就在一瞬间。在公交车上行窃的扒手则多使用镊子、刀片和辅助道具,行窃时选择前排乘客或站立时与其紧挨的乘客作为目标,作案时间相对较长。为了不被发现,他们会通过戴帽子、提包包、戴假发、戴眼镜等方式来辅助行窃并掩饰身份。

3

练就“火眼金睛”

拥挤场所环视一周 便知有无扒手

30多年反扒工作,老宋早已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但凡走进一个人多拥挤的场所,他只需环视一周,基本可看出有无涉嫌扒窃的人员存在。

老宋说,扒手在作案过程中与平常人不同,他们的眼睛要“下乡”。所谓“下乡”,即随时随地都在瞄着别人的荷包,一旦发现目标便一路尾随,伺机下手。“扒窃与反扒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老宋称,扒手在扒窃过程中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因此也是抓现行的最佳时机。之所以要等扒手行窃瞬间才抓捕,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其绳之以法。

老宋说,反扒,其实是一个与扒手斗智斗勇的过程。反扒工作与其他工作不同,不管发案与不发案,都必须到现场巡视,掌握一手资料,同时起震慑作用。反扒民警的巡视工作是秘密行动的,他们不会到街面行走,而是身着便衣,隐蔽在场所的隐秘角落。以菜市场为例,群众买菜高峰时间为7点半到9点半,那么,反扒民警一般在7点抵达现场,率先隐藏自己。多数扒手会在7点半左右来到这里,先观察环境,然后寻找目标。一旦发现有疑似便衣民警,他们会立即离开。

老宋说,这些扒窃人员当中,有多数是惯犯,不仅能认出反扒民警,而且还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因此,反扒民警需要找好掩体,或借助店面门柱遮挡、或躲在行人身后、抑或佯装成普通买菜群众。

4

“我愿天下无贼”

年近退休再组反扒队 发案率锐减

2010年左右,随着社会治安环境的逐步提升,老宋的反扒工作也稍微松了一口气。根据上级安排,老宋先后到派出所、刑侦大队、经侦等部门工作,期间也有部分工作与反扒工作有交集。

2016年9月前夕,老宋还在经侦岗位工作。当时,自贡自流井辖区的扒窃违法犯罪活动呈反弹趋势,扒窃案件频频发生。从当时的数据来看,扒窃发案数占到了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多的时候每个月上百起,少的时候也有好几十起。”老宋说,局长林兵请他“出山”,再次组建反扒队。

同年10月26日,自流井公安分局成立反扒队,老宋担任负责人。经过三年的细致工作,扒窃案件大幅下降。据前期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自流井辖区的扒窃发案数为744起;2017年1月至10月,发案数为150起左右;2018年同期,发案数在60起左右。如今,月平均发案数不到10起,个别月份发案0起。 因为工作成效显著,老宋曾获评湖北省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自贡市“平安使者”等荣誉。

明年4月,老宋就将退休。为了反扒工作后继有人,他在担任反扒队负责人期间特别注意培养年轻人,希望在退休前能培养一两个,最好是三四个政治可靠、责任心强、经验丰富的年轻民警,接过他的“衣钵”,担当起反扒重任,为此,他将自己30多年的反扒经验倾囊相授。

现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近。 老宋坦言,坚持“反扒”工作30多年,并不是因为对“反扒”有特殊的情结。“我愿天下无贼。”老宋感慨地说。 王萦 探索梦号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袁伟 警方供图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