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聘工作发现"犯罪记录" 迟迟未受处理 男子因焦虑离世

2019-12-02 07:01:17来源:编辑:陈乐
https://rmrbcmsonline.peopleapp.com/upload/video/mp4/201912/1575248570615d03d83c626179.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11月28日,拿到这份A4纸大小的证明时,余永琼忍不住哭了。她从随身带着的挎包里取出丈夫杜鹏的遗像,小心翼翼地摆放在桌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老公,你终于没有‘犯罪记录’了,这是证明,给你开回来了!”

两个多月前,湖北乐山的杜鹏准备应聘一份保安工作,前往当地派出所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时发现,他7年前竟在广安华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取保候审”,但他事实上从未去过广安华蓥。此后,满头雾水的他通过乐山当地派出所和华蓥警方联系,对方承认该信息有误,他要求撤销错误的“犯罪记录”,却等待了近两个月迟迟未果。

在这期间,杜鹏因此两次求职受阻,因担心给女儿今后的升学就业带来影响,自己陷入极度焦虑之中。然而,他没能等到那份还自己清白的一纸“证明”——就在他准备亲自前往广安交涉此事的前一天,突然离开了人世。

对于他的死亡,在家属提供的一份与辖区派出所相关负责人的对话录音文件中,警方表示,“犯罪记录”迟迟没有撤销,可能让杜鹏的心理压力很大,根据法医相关鉴定,他有高血压,可能情绪激动,导致出了意外。

家人疑问

当初这个案子到底是如何立案的?

取保后7年未结案符合规定吗?

抑或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假案”?

承认错误后为何不及时撤销?

探索梦号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

A

祸从天降

应聘工作到派出所开证明 意外发现一条“犯罪记录”

杜家场位于乐山高新区的岷江岸边,今年43岁的杜鹏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过往大多数时间里,他都在杜家场工作和生活。在妻子余永琼的回忆中,一家人的生活简单平淡。

“我们是1998年结的婚,在镇上开了个出租光碟的小卖部。”余永琼说,2004年,乐山当地某电缆公司食堂招聘厨师,”有二级厨师证的杜鹏就去上班了,她也一起进了公司打工。

“2014年,是我们家最艰难的一年。”余永琼说,那年丈夫被公司裁员,多年瘫痪在床的婆婆也因病去世,家庭陷入了困境。

为了维持生计,杜鹏便跟随亲戚在乐山周边安装消防水管,但活少、收入也不高。2018年5月以来,杜鹏在乐山城东某小区当了一年多的保安,“回家要穿整个城,太远了,想找个近一点的地方上班。”

今年9月18日,杜鹏应聘到乐山某保安服务公司,但需要开具一份“无犯罪记录证明”。不过,当他前往乐山市中区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查询后,竟然意外发现他有一条“犯罪记录”,不能开具这份证明。

据余永琼介绍,经过派出所的联网系统查询,他们得知杜鹏的“犯罪记录”时间是2012年,地点在广安华蓥市,这条“犯罪记录”显示,杜鹏开黑车接送幼儿上下学,涉案金额6万元,涉嫌罪名是非法经营罪,后来办理了取保候审。

B

愤怒不已

找工作屡屡受阻 更加担心影响女儿今后升学就业

面对从天而降的“犯罪记录”,杜鹏感到愤怒。“他从来没有去过广安华蓥市,更不可能在那里经营黑车。”余永琼告诉记者,丈夫的身份证也没有遗失过。

而且,对于“犯罪记录”中所称的“涉嫌犯罪时间”-2012年,杜鹏曾工作过的乐山某电缆公司出具了一份“工作证明”:2004年11月至2014年1月,杜鹏在该公司任职厨师岗位。系统显示杜鹏的“犯罪记录”时间是2012年,该电缆公司同时提供了一份2012年杜鹏的工资明细表,包括计时工资、加班工资等。

由于杜鹏并没有及时开到“无犯罪记录证明”,他所应聘的保安服务公司招录了其他人员,杜鹏为此懊恼不已。余永琼说,经过乐山市中区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与华蓥警方联系,对方承认该信息有误,并表示1个月内撤销,但1个月时间到了后又说再等半个月。

“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怎么好端端的就成了犯罪嫌疑人?”余永琼发现,从那以后丈夫变得沉默寡言,精神涣散,整个人也恍恍惚惚的,他只想尽快查明真相,洗脱冤屈,也好赶紧找个工作,挣钱维持家里的生活。

11月14日,杜鹏又成功应聘上了乐山某大型化工集团的保安岗位,但同样因为没有“无犯罪记录证明”,他失去了这份工作。

“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往辖区派出所跑,请求帮忙催促广安华蓥警方尽快撤销记录,自己也多次给对方打电话。”余永琼说,因为这条“犯罪记录”两次错失工作机会,对丈夫打击很大,他更担心自己的“犯罪记录”还将影响女儿今后升学和就业。

C

极度焦虑

等待两月警方未撤销 有时精神恍惚,不幸突然离世

从那以后,在妻子和亲戚眼中,杜鹏像变了个人似的,有时到了精神恍惚的地步,陷入极度焦虑之中,等待了近两个月还未撤销记录,他决定和家人一起去广安华蓥一趟。

400公里外的华蓥有点远,但家里经济拮据,连路费都拿不出来。11月16日一大早,杜鹏向堂哥借了3000元钱,准备第二天就出发过去。

16日上午9时许,在厂里上班的余永琼曾给丈夫打过电话,但无人接听,她以为丈夫可能去买车票了,也没多想。下午1时,余永琼下班回家,那一幕将她惊呆:丈夫斜躺在床上,人已经没气了。经120医生确认,杜鹏已失去生命体征。

事发后,余永琼曾通知了当地警方。关于杜鹏的死亡原因,余永琼告诉记者,丈夫以前吃过降血压的药,但是事发前几天求职时的体检报告显示血压并不高,当时警方来勘察了现场,排除自杀和他杀。

在余永琼提供的一份与乐山市中区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负责人的对话录音文件中,该负责人表示,“犯罪记录”迟迟没有撤销,可能让杜鹏的心理压力很大,根据法医相关鉴定,他有高血压,可能情绪激动,导致出了意外。

对此,乐山市精神卫生中心一位医生表示,人在长期的焦虑、紧张、抑郁等情况下,确实有可能诱发疾病导致死亡。另有研究发现,如果是高血压患者,同时长期存在焦虑等负面情绪,可能带来的风险更高。

在上述录音文件中,乐山市中区公安局高新派出所领导提到,如今广安警方说乐山这边派出所没有发公函,如果乐山发了函就是广安那边的责任,没发函就是乐山这边的责任,但是他们之前多次跟对方联系过,而且也有电话录音,为了慎重起见,还专门对杜鹏做了询问笔录,他从未去过广安,身份证也未掉过,并将这些情况告知了对方。

11月28日,联系高新派出所及乐山市中区公安分局,他们表示,该做的已经做了,对于此事不方便做进一步回应。

D

警方回应

其违法信息已全部删除 开具了一份“无犯罪记录证明”

强忍悲痛办理完丈夫的后事后,余永琼和家人都决定为丈夫讨一个说法。

余永琼拨打了广安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进行投诉,广安华蓥警方工作人员回复称,取保候审记录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导致的,当地的记录已经删除了,但是系统的记录我们删除不了,已经向上面打了报告,需要省一级进行删除,可能需要等一段时间。

当日21时21分,华蓥市公安局信访室工作人员向杜鹏生前使用的手机号码发来短信,表示其违法信息已全部删除。令人遗憾的是,杜鹏再也看不到这条短信了。

11月22日16时33分,广安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工作人员回访时再次表示,“经过核查,是我局经侦大队人员录入错误,现已联系我局科通部门对该记录予以删除处理,系统数据需要省一级进行删除,已经向上级发出了申请,建议耐心等待。”

11月28日,余永琼再次来到乐山市中区公安局高新派出所,经系统查询杜鹏的“犯罪记录”确已删除,开具了一份“无犯罪记录证明”。拿到这份A4纸大小的证明时,余永琼忍不住哭了。回家后,她对着丈夫的遗像不停地念叨着,“老公,你没有犯罪记录,这是证明,给你开回来了!”

11月28日至12月1日,记者多次联系广安华蓥警方相关工作人员,对方表示了解情况后再予以回复,但截至发稿时止未获回应。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