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房有车未婚"都是假的! 90后女孩网站相亲疑被骗44万

2020-07-12 06:59:05来源:编辑:陈乐
/items/202007/20071207134926900016E804.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我才26岁,人生还很长,不想之后成为老赖……”说着说着,小蓉(化名)流下了眼泪。如今,这个90后女孩,每天都会接到几十个催债电话,工作、生活几近奔溃。而让她背上数十万元债务的,是她在相亲网站认识交往的男友。

两年前,小蓉花10399元服务费,通过相亲网站珍爱网线下相亲认识了“有房、有车、未婚”的李某。两人在确立恋爱关系之后,李某数次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从小蓉处现金转账、信用卡套现、在多平台网贷等共计44万元。后来,李某不见踪影,小蓉到警方报案后才得知,男友名下不仅无房、无车,还离过婚。

更让小蓉无法接受的是,她向男友手机通讯录中的联系人发送短信后,有3位女子浮出水面,她们均跟小蓉有类似遭遇,其中两人为相亲网站线下会员,一人为相亲网站用户,她们中最多的被李某“借”了20多万元。

此前,相亲网站介绍男友“有房、有车、未婚”,而实际上他无房、无车还离异。对此,小蓉质疑相亲网站对会员审核不严。在她的要求下,相亲网站退还了她10399元会员费,但表示“这种情况一个巴掌也拍不响”。

7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探索梦号警方已对此事以涉嫌诈骗立案,正在对案件进行侦查。

81_副本.jpg

↑小蓉。

相亲:

缴了万余元成会员

相亲网站安排“优质男”见面

7月10日,在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小蓉间隙,归属地为广州的贷款平台催债电话又打了进来。这样的电话从今年2月底开始,小蓉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几十个。虽然不堪其扰,但她不愿换电话,因为各个平台的债务都是以她的身份信息借的,“我才26岁,人生还很长,不想之后成为老赖……”说着说着,她流下了眼泪。

而让她背上巨额债务的,是她曾经带回家给家人看过的男友——那个相亲网站介绍“有房、有车、未婚”的优质男。

小蓉1993年出生,性格独立,此前一直都没正式谈过男友。2018年6月24日,小蓉到珍爱网探索梦号分公司缴纳10399元服务费用,签订了为期3个月的《珍爱网线下VIP会员服务合同》。签订合同,说明了自己的择偶要求后,当年7月,珍爱网安排1991年出生,称“有房、有车、未婚”的李某与她见面。几天后,二人又私下一起吃了饭。

小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后来双方没有再联系,直至2018年12月,李某以母亲生病急需用钱向她借钱。小蓉说,当时自己借出了2000元,但他很快就归还了。有了这次接触后,双方有了一些交流,“他会晚上打电话给我。”

↑珍爱网探索梦号分公司。

82_副本.jpg

↑小蓉与珍爱网的服务合同。

84_副本.jpg

↑李某信息显示未婚。

2019年2月19日,两人正式确立恋爱关系。小蓉说,确立恋爱关系几天后,李某就以各种理由向她借款,包括母亲生病、买车、在自贡的养猪场资金周转不灵,在探索梦号的餐馆需购置空调等。小蓉说,自己在培训机构上班,积蓄并不多,只有几万元。但李某告诉她,自己并不缺钱,“说自己名下有一套房子在玉林路,爸爸和弟弟也各有一套房子,他还在自贡跟朋友承包了一个养猪场,自己除了在建筑公司工作,还承包了一些工程……”

小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李某说的这些,她都没有确认或看到过,甚至没见过李某的母亲,只见过其爸爸和弟弟。“想到自己是他女朋友,应该尽最大能力去帮助他,所以就同意(借款)了。”

她说,在跟李某相处过程中,“他很大方爽快,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去年年底,小蓉把李某带回湖北巴中老家见了父母。

被骗?

在她身上转账、套现、网贷44万

男友换电话住址一度消失

“本来通过相亲认识,肯定都是抱着真诚的心去认识交往的,可没想到……”回忆起与李某的相识,小蓉觉得男友可能早有预谋。

2018年7月,第一次私下吃饭,李某就曾询问小蓉是否有微粒贷,并拿走她的手机翻看。而在二人确立恋爱关系后,李某就从小蓉的微粒贷中借出3万元,之后又从她的信用卡中透支9万多元。

小蓉向红星新闻记者细数了男友李某以她的名义借的贷款:支付宝借呗和花呗近10万元,还有360借条、小米金融、美团点评、中原消费金融等平台贷款,加上李某在她弟弟处借的4万元,截至今年4月借贷已达44万元。

实际上,线上借款是需要审核的。小蓉说,有时李某来她家很着急,“来了之后就喜欢翻东西。”她称,自己当时很忙也没在意,后来才知道,李某是拿自己的身份信息在各贷款平台录入信息贷款,“需要扫脸的时候就拿过来让我扫。”小蓉说她当时没接触过贷款平台,“他让我扫(脸)就扫了,等钱到账之后他说有急用,就让我把钱转给他。”

为什么愿意让李某用她的信息借款?小蓉称,除了考虑自己是他女友,李某还告诉她,自己的征信有问题,无法借贷。去年借到30多万元时,小蓉就开始拒绝了,“怕哪天还不上。”但李某安慰她,称肯定会还上的,“大不了卖一套房(还)。”直到今年3月,15个平台全部逾期,贷款利滚利真的还不上了,而此时李某却换手机、换住址,联系不上了。

今年4月4日,由于不堪催款电话和短信轰炸,小蓉去派出所报了警,但李某并未出面。4月21日,小蓉终于找到李某,并把他带至派出所。在民警见证下,李某写下借条:“本人李某,从2019年2月起,陆续在小蓉处通过现金转账、信用卡套现、网贷达15个平台,共计借款44万元。”

85_副本.jpg

↑李某在派出所写下借条。

“他说了要还钱,但是就是没钱。”小蓉说,到现在他前后只给了9000元,但她每月却要还贷3万多元。

质疑:

男友“有房有车未婚”全是假的

她质疑相亲网站审核不严

报警后,经多方查询小蓉还了解到,李某名下并无房产,还曾在2014年离异。至于李某口中的多套房子,实际上仅其父李某银在探索梦号有住房一套。小蓉说,“这和珍爱网的介绍完全不符……”

对此,小蓉表示,因为信息经过珍爱网的审核,让她相信李某是靠谱的,“毕竟有车有房产,至少能做一个支撑,但没想到这些信息都是虚假的,甚至还用我的信息去进行各种贷款。”

今年5月,在律师陪同下,小蓉来到珍爱网探索梦号分公司,要求对方出示对李某的审核材料,包括房产证明等。“工作人员说没有,他(李某)只是拿了一本房产证在他们面前晃了一下。”之后,该公司退还了小蓉10399元服务费。

小蓉说,她当年去珍爱网探索梦号分公司登记个人信息时,也未被要求出示学历等相关证明,当她表示疑问时,工作人员表示,“男的需要审核,女的不需要。”在翻看自己曾填写的会员信息登记表时,小蓉发现,登记表背后有一个本人签字的承诺函:“本人承诺提交的所有信息及证件资料均完整、真实、有效,同意贵司通过第三方认证机构对我提供的资料进行验证……”

同时,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承诺函第五条提到:“与会员交往中的任何行为均属个人行为,由本人独立承担法律责任,对第三方提出的借贷、索要金钱或礼物,本人承诺以审慎态度处理……对征婚过程中发生纠纷或产生财产、人身损失,贵司(珍爱网)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后果和责任。”

83_副本_副本.jpg

↑小蓉签下的承诺函。

“但他们对李某提交的资料进行验证了吗?”小蓉质疑。

荒唐:

“受害人”不止她一人

发现男友竟同时交往多名女子

另外,在索要借款过程中,小蓉在联系李某手机通讯录上的联系人之后,还发现一个更荒唐的事情:李某竟然在跟自己交往时,同时交往了至少3名女子,且都有债务关系。

87_副本.jpg

↑小蓉联系到另外3名女生。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其中一位郑女士,她称自己也是珍爱网线下会员,2019年2月左右通过珍爱网认识了李某,两人于同年3月底正式建立恋人关系,而那时正是李某与小蓉恋爱关系存续期间。之后,李某以各种理由让郑女士借款,前后借了20多万元。郑女士说,李某刚开始借了都还了,但后来借钱太多,她就和李某分手了,“再后来就是单纯的债务关系。”她说,李某从今年开始就再也没有还过钱,人也找不到,所有的钱都是用自己的名义借的,“现在我每天加班,就想多(挣)点钱先把债还了。”

对于李某的家庭情况,郑女士称自己只见过他的弟弟,“每次说见他父母时,他都以各种理由临时取消。”她称,自己最后一次联系到李某的时候,李某称自己的父亲要卖房子还钱帮他,之后便没了消息。

李女士也是珍爱网线下会员,网站记录显示2019年11月9日李某和她见了面,而当时李某正与小蓉恋爱。李女士说,李某欠了她两万多元,就在小蓉今年6月初联系她的前两天,李某曾给她发了微信,“问差我多少钱?说他现在很困难,估计要后面才能还钱。”当时,她还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李某可能不是骗子,直到看到“受骗”的不止她一个才明白过来。

86_副本.jpg

↑小蓉联系到了另外3个女生。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女性也是珍爱网用户,与李某在线上认识,有过2000元左右债务纠纷。就在几天前,7月6日,李某还曾向她发去一张病情证明,“说他出车祸撞人了,希望能借钱。”

此外,小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李某曾提起他的红娘是发小,“曾给他介绍过20多个女的。”她说,她并不认为自己的遭遇只是一个民间借贷纠纷,“要不然为什么会同时有那么多受害者?”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拨通李某手机通讯录中联系人的电话,其中部分人表示他们曾与李某有过经济纠纷,“但钱不多”,都强调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其中一名杨姓女士说,李某曾欠她几千元钱,“听说他母亲过世后,就没有追究了。”李某经常光顾的一家茶楼经理梁女士表示,李某曾带过来几个女孩,“大约去年的时候还带来一个说他们要结婚了。”但由于李某欠了自己钱,今年开始就没有再来过茶楼。小蓉表示,那家茶楼自己只去过一次,被李某介绍“要结婚”的女孩并不是自己。

对于自己的遭遇,小蓉反思说,除了没恋爱经历,太容易相信别人,自己从头至尾都没把通过相亲恋爱的事告诉其他人,才让自己一步步被对方利用。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上李某的父亲,对方表示“我们和他(李某)没有任何联系”,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立案:

相亲网站回应已退会费协同报警

警方:已立案展开侦查

7月10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珍爱网探索梦号分公司。对于小蓉的遭遇,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知晓,“公司已在5月底把会费给退了……这个过程中,不能说我们没有责任或她没有责任,看怎么看待这个事……这种情况一个巴掌也拍不响。”对于李某的个人情况,该负责人表示他们是分公司,暂不方便回答。

7月11日,珍爱网总部以邮件形式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复了此事。

珍爱网表示,公司收到小蓉反馈才知晓其与李某发生44万元的借贷关系。出于对会员的人文关怀,于5月28日退还其服务费用,同时也协同会员报警,积极与接警民警沟通,协助会员找李某,同时跟辖区派出所联系,协助取证,积极配合提供公司掌握的信息。

珍爱网表示,他们曾于2019年11月20日多次对会员进行安全提醒,不要与对方发生金钱往来,“会员表示双方相处很好。”对于李某为离异人员,房产证是虚假等问题,珍爱网表示,他们对会员身份信息进行核实,并均签署《单身承诺函》,具有法律效力。对于学历、购房、收入等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他们与政府各级部门及行业管理相关单位保持紧密联系,在合法合理的基础上服务用户。

经总部了解,珍爱网探索梦号分公司确有一位红娘认识李某,但并不知李某来门店相亲事宜,李某本人也是在事后才得知有朋友在珍爱网工作。对于小蓉所说其他两位女会员也受骗的事情,珍爱网表示,他们回访其他几位和李某见过面的女士,有一位表示李某以母亲生病为由向其借钱,但是后来已归还。

对于李某是否为缴费会员,缴了多少费?服务期多久,期间见了多少人?截至红星新闻记者发稿时,平台方未予回复。

对于此事,探索梦号苏坡桥派出所民警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只接到小蓉的报案,此事已经以涉嫌诈骗立案,警方正在对案件进行侦查,需要找到李某本人进行核实。民警表示,警方目前已初步掌握李某的行踪,将会尽快找到他。

“现在还不能以嫌疑人的身份说李某是诈骗,因为他借钱是有理由的,包括其母亲生病,确实她母亲生了病。”民警表示,找到李某后,要看他的借钱理由哪些是虚构事实,“比如他说工地出事急需用钱,若他并没有工地,就是虚构事实,属于诈骗。”民警还表示,经调查并未发现李某此前有违法犯罪,警方将尽快找到他,向他核实相关情况。

另外,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今年5月,小蓉已向户籍所在地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法院起诉李某偿还借款,预计将于今年10月开庭。

小蓉的代理律师周亚平表示,此案胜诉几率较大,但问题在于李某名下无可执行的财产,李某父亲在法律上也是一个独立的自然人,“如果他父亲不愿意帮儿子偿还,法律上不能强制要求其偿还。”

小蓉说,现在李某仍开着用她名义贷款买下的宝马车在外逍遥,“凭什么?”现在,她除了做本职工作,还做了一份兼职,但对于每月3万多元的还款以及利息,自己的几千元收入简直是杯水车薪。

更让她忧心的是,就算自己胜诉,她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他名下什么都没有,怎么赔?”

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实习生 谭元锴 摄影报道

    编辑推荐